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万象 >

光绪皇帝阴阳双补御用古方主药配方与一代宗师龟鹿二仙膏完全一样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1-31 16:07

  《清宫医案》:诸法难救光绪失精宿疾。据光绪三十三年,其自述之起居注称:“遗精之病将二十余年,而数年每月必发十数次……且有无梦不举即自遗泄之时,冬天较甚。”可见遗精病为其所苦者。

  结合光绪帝先天禀赋不足,肾精亏虚;情志不遂,忧思郁结,心肝两损于后。又考光绪帝平日之脉案。知其自幼脾胃损伤,湿浊蕴热,相杂其间。御医们精心辨证,多方施治。

  御医们对光绪皇帝的失精宿疾治疗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纵观治疗其遗精病之处方甚多,治法详备,现将其治疗方案进行简单梳理。

  初期养心益气:元代医家朱丹溪说:“主闭藏者肾,主疏泄者肝,二脏皆有相火,而其系上属于心。”丹溪强调了心的主宰地位,认为心动则肾动,故肾不能藏精而精随之泄。御医们针对光绪帝之遗精病,处《和剂局方》之妙香散加减组方,其方具有益气宁神、补益心肾之功效。此外围绕养心益气法,光绪帝亦多配伍服用归脾汤、生脉散和朱砂安神丸等。

  婚后滋阴补肾:肾虚精关不固是遗精、滑泄之重要原因。《素问•六节脏象论》载:“肾者主蜇,封藏之本,精之处也。”若恣情纵欲,肾精不固,则可导致肾阴之虚损,肾阴虚则相火旺,扰精室则封藏不固,而精自流。因此针对光绪之病因,御医治疗多从滋补肾阴入手,常用方剂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滋补肾阴加固涩肾精之药,另一类则是滋阴补肾联合少量助阳之品,并防滋肾抑阳。

  晚期阴阳双补:据清宫之脉案记载,到光绪三十年前后,光绪帝之遗精病日渐加重,其脉象多见尺部沉弱乏力。知其肾阴肾阳均有不足。故此时治疗,应两补阴阳,其主要方剂由七味都气丸、茯菟丹、龟鹿二仙胶化裁而来,具有阴阳双补、益肾固精之功。尤其是龟鹿二仙胶,“得天地之阳气最全,通督脉”之鹿角功壮肾阳,化生精血;“得天地之阴气最厚,善通任脉”之龟板滋阴潜阳,兼能补血,二药相合,体现了“二物气血之属,又得造化之玄微,异类有情”的要义。

  龟鹿二仙胶,为中医传统名方,明代(1569年)王三才所著《医便》就有详细记载,另据《医方考》论:“精极者,梦泻遗精,瘦削少气,目视不明,次方主之”。其方配药与一代宗师龟鹿二仙膏完全一样,由鹿角、龟板、人参、枸杞子组成。方中龟板、鹿角“二仙”为主药,均归肾经。四药合用,生精、益气、养血,阴阳双补,且补阴而无凝滞之弊,补阳而无燥热之害,属阴阳双补之剂。

  纵观光绪帝遗精病之治法,初期用宁心益气法,而后滋阴补肾,再用阴阳双补、益肾固涩之法交互应用,足证宫中御医辨证论治之水平,至于其病情之反复,当咎其病之深沉。

  因此,肾虚之人应该早发现早治疗,对于遗精病迁延日久的病人,在用一代宗师龟鹿二仙膏两补阴阳的基础之上,仍需益肾固涩之法,兼治其标,塞其流。

(责任编辑:媛媛)